叶all杂食党,伞修伞互攻本命。
没节操各种cp都吃,求安利求安利

【全职】【伞修伞】最后二十四小时

看见题目突然有了脑洞。
伞修伞无差,一发完结。
如果这样没有问题就继续吧~


       苏沐秋牵着苏沐橙,推开家门,在门口用脚把鞋子蹭了下去,一边喊:“叶修!我接橙子回来了,你饭做好了没?”

       叶修坐在电脑前面,头都没有侧一下:“说好了今天你做饭,赖什么赖。”

       苏沐橙换好鞋,欢呼着扑向沙发打了一个滚儿。

       闻着空气里饭菜的香味,苏沐秋反手关上门,边笑变走向厨房:“你当我傻了还是鼻子不好使?”

       “你去盛饭,”键盘被摁得啪啪啪地叫,叶修忙得头也不回,又在喊这“明后天都是你做啊。”

       “知道了。”苏沐秋踢踏踢踏地拖着拖鞋走,苏沐秋往厨房晃过去,“橙子饿了没?我看看叶修做了啥。”

       “还行。”苏沐橙趴在沙发上笑嘻嘻地看着,头枕在胳膊上死劲儿嗅了嗅,“叶修做了什么这么香?”

      “你猜猜?你喜欢吃的。”苏沐秋站在厨房门口,俩手都端着碗,“叶修快过来,吃饭了。”

       键盘声噼里啪啦的就没停过,叶修理都没理他。

       “土豆?”

       “还有呢?再猜猜。”苏沐秋转了身把两个菜一个汤端上桌子,又转身走向厨房拿筷子,“叶修!别装聋作哑的!”

       “还有……”沐橙又死劲儿洗了一口气,眼睛蹭的亮了,“鱼头豆腐汤?”

       叶修依然没理他,键盘声慢慢小了。

       “嗯。你最喜欢的,快去洗手,吃饭了。”苏沐秋笑着说了一句,然后果断跑去电脑前拎人。

       叶修坐在电脑前面,挺着腰,眼睛亮闪闪的,态度认真的不得了。苏沐秋看着和平时判若两人的叶修,无声地弯了下唇,看着他打游戏。

       苏沐秋长得和苏沐橙很像,毕竟是兄妹,虽然没有叶修和叶秋同胎兄弟一模一样那么夸张,但还是有七成像的。苏沐秋的外眼角偏下,看起来本身就柔和,笑起来更是温柔。

       温柔的苏沐秋看着一叶之秋完成任务,截好了图可以交差了的时候,狠狠地推了一把叶修的脑袋。

       “哐”的一声,叶修的脑袋撞在了键盘上,屏幕里的一叶之秋莫名其妙的抖了几下,几个技能乱七八糟地摔了出去。

       叶修愤怒地抬头:“苏沐秋你干嘛?哥好心帮你做饭——你就不能换个方式叫我吗!”

       “但是其他的方式没多大用。”苏沐秋平静地说,“你每次都不理我或者敷衍我。快点起来,橙子饿了。”

       叶修郁闷的下了游戏,磨磨蹭蹭地走向餐桌。

       其实叶修不反抗的原因不是他也饿了,而是他打不过苏沐秋。最开始苏沐秋这么干的时候叶修反抗了许多回,都被暴力镇压。叶修也曾趁着苏沐秋玩荣耀的时候报复回去,苏沐秋在收拾好账号之后再次让叶修感受到了什么叫如秋风般萧瑟。

       苏沐秋打嘴炮的技能点都点歪了,叶修默默地慨叹。



       叶修一推电脑,呼了一口气。

       “完了?”苏沐秋扫他一眼。

       “那是,哥是谁。”叶修伸了伸懒腰,“这种小角色,分分钟搞定。”

       “是啊是啊叶修大神,”苏沐秋扫他一眼,“你是不是该睡觉了?今天晚上我来就行,你折腾一天了。”

       为了把代打和帮人仇杀、助人吞账号卡的事业发扬光大,叶修和苏沐秋向来是轮流通宵,偶尔都累了才稍微休息一晚上。今天叶修异常亢奋,忙了一天,一点要休息的意思都没有。

       叶修含糊地嗯了一声,凑到了苏沐秋电脑跟前:“这是哪个?没这单子吧?”

       “没这单子。”苏沐秋平静地说,“但他身上有我要的一个材料。”

       叶修眨了眨眼睛:“什么材料?刚没见有boss被杀啊。”

       “是没有 。”苏沐秋说了一个稀有材料的名字,“但是我刚看见有人卖,守着呢。那人猥琐的很,价格高得有点离谱。这冤大头就还真买了。”

       冤大头在愤怒的喊着,一边刷着文字泡。

[秋木苏你干啥?谁让你来杀我的?我又没得罪人!]

[不干嘛。我还是有点职业素质的怎么可能告诉你雇主是谁。完成任务我就走呗。]

       “说得跟真的一样。”叶修一脸鄙夷。

[你到底要干嘛?就光杀我?]

       “本来就是真的,”苏沐秋说着,操作就没停下,“雇主就是我自己啊。”

[不好意思我忘了说。把材料交出来你就可以走了。]

[就那爆率,你杀着吧我就不信你能爆出来。]

       说着那冤大头就一动不动了,像是强行下线了。

       “啧。”叶修看着最后爆出来的那一小撮金币鄙视着,“沐秋你行不行啊?啥人品。”

       “别问一个男人行不行这种问题,你到底去不去洗澡?”苏沐秋操纵着秋木苏把那一小撮金币捡起来,站在那里不动了,一边翻出另一张账号卡,登陆上游戏就守着那个冤大头的下线坐标不走了。

       “谁那么撒比连稀有材料都卖?”叶修忽略了上一个问题,厚着脸皮赖着不走。

       “一家快散了的工会。”苏沐秋站起来扯着叶修的领子往卫生间走,“算聪明,摆了个摊明码标价。说起来还是老魏压价压太狠了把其他工会都带得狠起来,要不然就算有这个冤大头我也没机会这么方便拿材料。”

       苏沐秋推开门把叶修塞进去,结果叶修眼疾手快嘭的关上了门把苏沐秋也关里了。

       “干什么?”苏沐秋也没反抗,看着叶修想干什么。

       叶修淡定地脱了衣服,挂衣服的同时迅速打开喷头往苏沐秋身上浇。

       苏沐秋一时不备,被淋了一身水。

       “怎么样,爽不爽?”叶修挺得意。

       苏沐秋怒了,迅速地把衣服扒了下来。抢过喷头浇了叶修一脸,说着:“明天你洗衣服。”

       叶修抹了一把水,就着苏沐秋的手洗起来。苏沐秋把喷头挂起来一起洗,洗到一半想起来自己的号还挂在游戏呢。


       叶修的脑袋还是半干不干的,头发湿乎乎地铺在枕头上。他眯着眼睛看苏沐秋玩荣耀。

       苏沐秋侧过脸看他一眼。

       “沐秋。”叶修说,“你也来睡吧,黑眼圈都遮不住了。”

       “大热天的,挤着难受死了。”苏沐秋说。

       “这有什么。”叶修说着掀开被,“哥在床上等你呢。”

       苏沐秋扫他一眼,长年累月地被叶修撩拨他都有些习惯了:“就你这姿色?”

       “哥怎么了,多少人想爬上哥的床。”叶修不屑状,“平时哥还不干呢。”

       “那也是我的床。”苏沐秋提醒他。

       “快来睡吧。”叶修翻翻眼睛,“别想你的材料了,明天我帮你轮他。”


       苏沐秋从黑暗里醒来,看见叶修闭着眼睛躺在身边。清晨的阳光自窗外柔柔地撒在他脸上,看起来平静温馨得不可思议。苏沐秋的手搭在叶修胸上,模模糊糊地想着叶修的睡姿比他好。两人的距离也很近,稍微一侧头就可以交换一个轻柔的吻。

       叶修的睫毛悄悄眨动着,像是快醒了。

       苏沐秋看着他醒来。


       这天下午阳光灿烂得很。


       苏沐秋看着时间,准备去接苏沐橙。

       “叶修,别忘了我的材料。”苏沐秋在门口换鞋,“我去接橙子了。”

       “保证完成任务。”叶修意外地转过头对着他笑,“你一回来就能看见你的材料躺在仓库里。”

       “今天我做饭?”苏沐秋说,“那我早点回来。”

       “家里没有洗发露了,”叶修的头又对着电脑去了,“记得买点回来。”

       “嗯。我走了。”苏沐秋说。

       “嗯。”


       苏沐秋双手插在衣服口袋里,等着红灯过去。

       绿灯亮了,苏沐秋晃晃悠悠地走过去。

       转角处突然冲出来一辆汽车。



最后的二十四小时,和平常一样我们还在一起。
生活总是难以预测,我们的分别始料未及。
时间也许会停止,但爱依然延续。
最后的二十四小时。
我们和平常一样,还在一起。



——END——

是不是太短小了点=。=

评论(11)
热度(22)

© 乱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