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杂食党,伞修伞互攻本命。
没节操各种cp都吃,求安利求安利

【伞修伞】跟我私奔行不行

伞修伞无差,带双花玩儿

【脑洞突破天际系列】之二(看我能弄出多少来)

神展开  什么梗我就不说了这样不好玩儿

一发完

 

       张佳乐和叶修站在河边。

       天气晴朗,但张佳乐的心情一点也不晴朗。

       “叶修,我觉得孙哲平要跟我分手。”张佳乐悲愤地抓住叶修不放。

       叶修一边用力扯自己的胳膊一边嘲讽脸看他:“秀恩爱的走开,而且我就出来溜达溜达关我啥事?”

       张佳乐拽着他死不放手,看起来整个人都很悲伤:“我跟你说真的,有没有点队友爱啊?我真觉得孙哲平要跟我分手。”

       “分。”叶修拽了拽没拽动,索性不去管它,“我跟你说,别跟我拉拉扯扯的,被人看到多不好啊,影响我清白。有没有点素质?再这样我喊了啊?”

       “喊!有本事你喊!”张佳乐化悲痛为力量,“叫破嗓子都没人来救你的!”

       叶修掏烟的动作顿了一下,转头用一种奇异的表情看着他:“哟,台词背的挺熟练啊?”

       张佳乐恼羞成怒,然后觉得找叶修倾诉感情生活这个想法一定是他脑子抽了。

       没想到叶修拯救出他的胳膊之后也没趁机跑。

       叶修点了根烟,用一种悲悯的口气对着他:“说吧,孙哲平怎么你了。”

       张佳乐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控制了一下心情,恢复了悲伤的状态:“你造吗?之前我每次给他发短信他都会秒回,这几天他居然没怎么理我。”

       “包括今天天气不怎么好下雨了你没带伞的消息他都回?”叶修吐槽。

       “对,过两天我就收到了三把新雨伞,他说让我在常待的地方都放一把免得忘了。”

       “……”叶修说,“你继续。”

       “继续?嗯,对。你造吗?之前我每次给他打电话,他都秒接,然后聊到我睡着,这几天他说几句就要挂了。”

       “你睡着?那张新杰查房怎么办?”叶修深感震惊。

       “灯关掉,手机放耳朵底下我蜷着睡,电话时间长了手机不是会自动黑屏的吗,张新杰不会发现的。”

       “……”叶修说,“你继续。”

       张佳乐继续说,“你造吗?我以前给他打电话,他手机就没有关机过,可是从今天早上八点开始,他的手机一直打不通,你说他是不是有外遇了?”

       “……”叶修冷笑,“你是来秀恩爱的吧?不是来秀恩爱的就是来秀智商的。”

       “我秀什么秀!我都这么悲伤了!”张佳乐愤怒了,对着叶修的方向冲了上去。

       接着,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张佳乐不慎踩中了一石头,当时张佳乐离河边很近,非常近。

       然后叶修就叼着烟,手插在兜里,看着张佳乐以一个奇异的姿势滚进了河里。

       只听“扑通——”一声。

       叶修默默地给他画了个十字,然后带着悲悯的神情接着上面的话题讲:“那你就是来秀智商的。孙哲平这几天在收拾东西准备坐飞机来看你你不造吗?今天早上八点大概他登机。”


       叶修站在湖边,又点燃了一根烟,准备等张佳乐爬出来。

       然后他看见湖面上站了一个人,准确的说是漂浮在河面上的一个人。

       一个他许多年没见到的人。

       叶修看着那个人站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对他微微一笑。他赤着脚,水波在他的脚面上缓缓流动,他穿着白衬衫,干干净净的样子站在那里。

       苏沐秋站在那儿说:“你好,请问你刚刚掉下去什么东西了吗?”

       “没有。”叶修说,然后微微仰着头看他,阳光从正面照下来有些晃眼睛,“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你叫苏沐秋对吧?”

       苏沐秋的笑容扭曲了一下,依然微笑着,语气却强硬了不少:“你掉下去的是这个幸运+MAX的张佳乐,还是忧郁小王子张佳乐?”

       “……忧郁小猫猫?”叶修试探性的问。

       苏沐秋的笑容以光速消失了,干巴巴地念:“啊,你真是一个诚实的孩子,那么……”

       “不你等等!张佳乐那玩意儿太坑爹了我不要,你要是嫌碍事儿我们可以等孙哲平过来再丢给他。他马上就来,真的。”

       苏沐秋犹豫了会儿,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确定真有人要?”

       ……还真是担心碍事儿啊。

       叶修干笑:“我肯定能帮你把张佳乐扔出去,我办事,妥妥的。现在我们来聊聊天?”

       苏沐秋挺开心地笑了一下:“三个?”

       叶修沉思着看着他,说:“你先把他手机丢给我成不?保证三个全带走。”

       苏沐秋眯了下眼睛,往河里一沉,叶修愣愣地看着水面泛着的涟漪,又吸了口烟。

       过了两分钟苏沐秋从水里钻出来,甩了甩头上的水珠,把手机给叶修扔了过去。

       叶修握着手机问他:“张佳乐死不了吧?”

       “死不了。”苏沐秋说,“财产和生命安全有保障。”

       叶修点了点头,从张佳乐手机里面翻出孙哲平的号码,给他发了个短信。


       [住所旁边的小河,张佳乐意外落水,财产和生命安全有保障。速来认领。——叶修]

       [???]


       叶修看了一眼,然后把手机扔给了苏沐秋,“妥了。十分钟就到。”

       苏沐秋接住了手机,往水里一扔。看样子是准备漂浮在河面上等了。

       叶修把嘴里叼着的烟拿下来:“现在我们来聊聊天呗?你是叫苏沐秋么?”

       苏沐秋奇怪地看着他,然后不情愿地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

       叶修笑了起来。

       然后叶修后退了几步,又往苏沐秋的方向一跳,像是想要扑到苏沐秋的身上。

       “扑通——”

       苏沐秋看着叶修在他眼前落入水中。

       叶修冒出头,急忙检查自己的烟。

       ——湿了。

       叶修叹了口气,心痛地摸裤子口袋里的烟盒。

       ——也湿了。

       苏沐秋一脸惨不忍睹,然后干咳了几声犹豫着问:“你有人领吗?”

       叶修闻声抬头看他,义正言辞:“我可是国家队领队,要做出表率的人。他们一个个拖家带口的,我成天闪亮亮地发光,监督他们工作,你觉得有人领我?”说着叶修叹了口气:“没办法。领导者总是遭人嫉妒的。”

       苏沐秋皱起眉头:“那你能自己出去吗?”

       “我……不能。”叶修迅速地说,“我不会游泳,只会漂着。张佳乐呢?他没有选择权吗?”

       “他没有。”

       “为什么?人权保障要做好啊!你看,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顾,二者皆可抛。虽然张佳乐的土豪男朋友不在乎钱,但是你看你连财产和生命安全都能保障了人权呢?!”叶修一脸沉痛,“人权呢?你解释一下。”

       “……这个问题就深刻了。”苏沐秋面色复杂地低头。

       “你跟我平视着讲话怎么样?仰着头我不舒服。”叶修漂在水里说。

       苏沐秋善解人意地跟他保持同一高度,然后拒绝解释。

       叶修沉着地看着他,然后往苏沐秋的方向划了两下,凑得近了一点儿:“传说中的河神,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苏沐秋不想理他又莫名其妙:“说。”

       “我之前也说过这句话。”叶修挺开心地笑了起来,“你看我们这么有缘……万水千山总是情,跟我私奔行不行?”

       “……”苏沐秋觉得槽点太多他简直不知道该从哪里吐起。

       “虽然我看你很眼熟,”苏沐秋镇定了一下这么说着,“但是我不记得了。而且我离不开这条河啊。”

       “没关系。”叶修不惊讶反而挺开心的,他了然地凑过去拍了拍苏沐秋的后背,“记不起那我就一遍一遍地讲给你听,离不开我就一直留在这儿陪你好了。”

       叶修不等被他突如其来的私奔邀请弄得愣住的苏沐秋清醒过来,果断地在他嘴上啃了一下。

       “你看,我的清白被你毁了,你就得对我负责。”

       “放心,我会一直在的。”



       “……打扰一下。”

       叶修转过头,看见孙哲平满脸槽意地站在河边。

       “请问,我该怎么认领张佳乐?”

       苏沐秋缓缓从河里升起来,用最初的神棍姿势漂浮在河面上,在阳光下对着叶修微微一笑,然后看向孙哲平。

“你好。请问你是掉了一个幸运值+MAX的张佳乐,还是忧郁小王子张佳乐?”


——————END——————


孙哲平一脸牙疼地看着张佳乐站在他面前,手上捧着两个十厘米的张佳乐,三个张佳乐一起悲愤地看着他:“孙哲平,你是不是要跟我分手?”




这次字数比较少_(:з」∠)_主要是我懒了。而且好困啊。

三十一号就准备码居然拖到现在……我忏悔。嗯。

拖延症伤不起啊


评论(16)
热度(30)

© 乱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