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杂食党,伞修伞互攻本命。
没节操各种cp都吃,求安利求安利

【2015张佳乐生贺】美丽的回忆

乐乐224的生日 果然很2…… 那么生日花是长春花啦。花语是美丽的回忆,继续当标题。

甜甜甜妥妥的,双花大法好。


       孙哲平躺在候机位上睡着。周围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孙哲平等的航班在两个小时前就到了,可是他等的人却迟迟不出现。

       广播声持续地响着,大约是又一个航班到了。孙哲平挪了挪脑袋,慢慢地打了个哈欠,又闭上了眼睛。

       “孙哲平——!孙哲平——!”有人这么大声喊着,却在嘈杂的人声中并不明显。孙哲平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四处看。

       “孙哲平——!”不远处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穿着一个白色的羽绒服,里面却露出了一截粉红色的领子,他蹦跳着四处张望,一边扯着嗓子喊,“孙哲平!大孙——!”

       孙哲平走了过去。

       “大孙——”张佳乐背对着孙哲平还在喊着,孙哲平干脆地扯住了张佳乐的后衣领子。

       “你干——”张佳乐愤怒地一转身,看见孙哲平的时候就闭上了嘴。

       孙哲平看着他打了一个哈欠:“张佳乐?”孙哲平这么问着,却很肯定地扯着他继续往机场外面走,“你怎么这么晚。”

       张佳乐已经忘了刚刚要说的话,兴高采烈地走在孙哲平旁边:“突发事故,飞机延迟起飞了。你是大孙吧?我没看过你照片——”

       孙哲平“嗯”了一声,然后问他:“你不是说要去看海吗?怎么订的是青海的票。”

       张佳乐莫名其妙:“对啊?不就是来青海看海吗?”

       孙哲平突然停住了,转身看着他。

       张佳乐更莫名其妙了,因为孙哲平像看傻逼一样看着他,于是张佳乐也像看傻逼一样看了回去。

       “青海没有海。”孙哲平说。

       “……”张佳乐一秒变傻逼。

  

       前几天张佳乐就嚷嚷着他要过生日了,要去旅游。孙哲平二话不说把张佳乐带去了空知林,让他慢慢玩。

       张佳乐怒了:“卧槽我是要旅游啊!你带我来小树林干嘛!”

       “树多风景好,慢慢看。”孙哲平淡定地说。

       “我要看海!海!”张佳乐强调。

       孙哲平沉思,因为荣耀地图里目前还没有海,然后孙哲平说:“那我们去竞技场试试?说不定能碰到有海的地图。”

       “不,我要看海。”张佳乐义正词严,“我过生日了!我要看海。”

       “行吧。”孙哲平妥协了,“那你去订票。”

       张佳乐欢呼着就去了,第二天等他订好了孙哲平才知道他们要去青海。孙哲平也懒得再问,干脆地就上了机,结果明明他们到达时间只相差十分钟,却一直等不到人。孙哲平估摸着是张佳乐订错票了,结果张佳乐根本就不知道哪里能看海。

  

       “你怎么不订海南的票呢?”孙哲平问他。

       “我咋知道青海没海啊!”张佳乐整个人都萎靡不振了,“我不是觉得青海比海南听着更高端一点吗?”

       孙哲平也懒得再问他,拉着他就走。

       结果雨哗啦就下下来了。

       张佳乐和孙哲平被淋了一头一脸。

       “靠!”张佳乐恶狠狠地比了一个中指,然后转头看孙哲平,“大孙,咋办啊?”

       “打车呗,你酒店总订了吧?先去酒店。”

       大概是张佳乐的中指的问题,他们愣是没有打到车。这么干淋着也实在受不住,还好酒店不远,孙哲平干脆让张佳乐带路直接走过去。

       可是孙哲平真的不应该相信张佳乐,他们硬生生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迷路了。

       张佳乐原本是一边笑一边冲,孙哲平只好跟他一起在大雨里狂奔,可狂奔了十分钟还没度过那个走路八分钟的路段。

       孙哲平站在蹲在地上直喘,浑身湿透看着可怜兮兮的张佳乐身边,问他他们现在在哪里。于是看着可怜兮兮的张佳乐蹲在那里可怜兮兮地抬头看着孙哲平。

       经常被张佳乐各种各样突如其来的奇怪事件折磨得淡定的孙哲平秒懂,然后淡定地等张佳乐喘匀气找个地方躲雨。

       “大孙,这次真不怪我。”张佳乐站在一公交车站台底下,委委屈屈地反驳,“我怎么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我明明看着地图走的!”

       孙哲平抬头看天上的积雨云,随手拍了拍张佳乐的脑袋,“乖,别吵”的意味表达了十成十。

       手上湿漉漉的,分不清到底是手上本来就有的雨水,还是张佳乐湿淋淋的头发上的。孙哲平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张佳乐的头发有些长了,被雨水淋得一绺一绺,委委屈屈地搭在张佳乐脑袋上。

       “你的头发该剪了。”孙哲平搓了搓手指,盯着张佳乐的脑袋顶说。

       张佳乐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懒得剪。”

       一束亮光骤然从大雨里闪现了,然后越来越亮。雨水把车灯的灯光弄得支离破碎,又在暗沉的天色里亮得惊人。

       孙哲平往前迈了几步,拦住了那辆出租车。

  

       总算到了酒店里。孙哲平觉得张佳乐做得准备工作唯一起到了作用的就是这个酒店了。他们挨个去洗个热水澡。

       孙哲平先洗的,洗完换了件衣服。用毛巾随便揉了揉头发就扔在了一边,无聊地坐在床边。

       张佳乐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场景就是孙哲平呆呆地坐在床边上,头发上还滴着水。张佳乐忍不住拿出了吹风机,把孙哲平往床上推推让他背对着自己,然后给他吹头发。

       “过十分钟就干了。”孙哲平本来都快睡着了,又被张佳乐弄清醒了。吹风机的热风直直地吹到他的头皮上,让他又舒服又难受。

       “你这个板寸头特别好吹。”张佳乐摁着他的脑袋,“两分钟就行。”

       孙哲平随便摸了摸,觉得不怎么湿了就把张佳乐也摁床上,自己站了起来。孙哲平抢过电吹风,左手揉了揉张佳乐的头发,又用手机抓起一绺捻了捻:“有点长。我帮你剪一下吧。”

       说完孙哲平就去找了把剪刀。张佳乐主动在床上坐直,一边等着一边喊:“你帮我剪短点就行了啊,我不要板寸。”

       孙哲平抓住几绺头发,干脆地一刀下去,然后扔身前的垃圾桶里了。重复了几次就没继续剪,抓着电吹风给张佳乐吹成了个鸡窝样子。

       张佳乐乐滋滋地就去照镜子,还没来得及跟孙哲平真人PK门铃就响了。

       服务员送了一碗长寿面。和一些别的乱七八糟的吃食。

       张佳乐笑了起来,也忘了继续真人PK,开开心心地端着面就坐床上吃了。孙哲平拿筷子敲了敲他的碗沿:“到桌子上吃去。一会儿雨就停了。”


————TBC————

一个生贺都能拖我真是太佩服自己了,等明天补完!!!


评论
热度(2)

© 乱码 | Powered by LOFTER